江西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江西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9 00:47:4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李实建议,政府应该尽可能地给低收入人群提供救助、补贴。“低收入人群的消费力是很高的,它有一块钱就花一块钱,整个社会救济的对象还是要瞄准低收入人群。”李实说,对于城市中的农民工,这是一个很大的潜在的消费群体。要让这些人有消费的需求,就要解决他们市民化的问题,包括他们住房、就业、子女就学、社会保障的问题。通过让他们在城镇能够稳定地生活,来提振他们的消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月收入1000元意味着什么?新京报记者查询了两组关于居民收入的数据,与1000元的月收入数字可以作一些对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大部分在农村,城镇中农民工受疫情影响较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这个理由并不充分。因为同样据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网民群体占比仅为27.6%。也就是说,大多数网民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富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内部需求如何解决?李实表示,一是怎么能够通过政府加强社会保障、公共服务,还应该有一个经济刺激计划,让大家有信心。李实说:“信心可能是非常重要的。一旦大家没信心,会减少消费,这就减少了需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总理的话传递出一个信号,就是有相当规模的老百姓当前遇到了就业收入问题,政府要想办法、并且有办法稳定经济,解决老百姓的问题。”李实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实认为,通过放宽制度限制、放宽政策,可以增加就业,比如自主创业、灵活就业,这是可以的。但就业受到整个总需求的影响。“大家都去摆地摊,真正能挣钱的有多少人?毕竟还有一个需求领域。即使在流通领域,搞活一点,促就业、增加收入的作用还是有限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个数字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,为7109元。也就是说,如以我国人口14亿粗略计算,排序在第7亿的人,在2020年一季度的月收入为2370元,也低于去年居民人均可支配的月收入2561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个原因,很多低收入人群没有上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实进一步解释,收入分配在我国有明显的地域差异,东西部差距仍然明显,“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有非常强的相关性,收入低于1000元的基本集中在中西部地区。”李实说。